文、圖徐瑞仙(仙草)/2008.03.13

     竹東員崠子山東側鄰接上坪溪,西側有隆起的小山崗,小崗原為員崠里甘家田地,現已變成東泰高中、員崠國中、員崠國小等各校緊鄰,縣122號南清公路貫穿員崠里,是前往清泉、觀霧森林遊樂區及雪霸國家公園之交通要道。

     民國初年員崠里許多田、地、埤塘均為首富甘家所有,西元1916年左右,甘照錦興建一棟二層樓的傳統建築物,堂號為『渤海堂』,正身分為二層樓,樓頂外圍受到日治大正時期流行的洋式建築影響,建築彩繪為名匠邱鎮邦作品,女兒牆施以草葉泥塑,橫屋為一層樓加上洋式拱廊,雖歷經將近百年歲月,依稀可見當年的豪華氣派。

甘家渤海堂式建築

  渤海堂現為其後代所居住,踏查當天巧遇屋主甘鐘兔珍阿嬤,74歲的阿嬤是甘家第三代媳婦,根據阿嬤透露,房舍目前一分為二,左側歸阿嬤所有,右側住著稱呼阿嬤嬸婆之甘家子孫,屋前空豬圈邊長滿茜草科豬殃殃、通泉草、大花咸豐草等,圍籬旁種植尋常的朱蕉、桂花、夜合花,進入渤海堂院內,左側橫屋門口正前方有一株百年夜合花,甘家阿嬤說自她嫁來甘家就有這一棵樹,奇怪的是為什麼會種在門口正前方呢據說是為了擋煞,正如位於十字路口的人家將八卦境掛在門上一般,安撫心靈的作用勝過實際輔助。

房舍目前一分為二,門牌2   橫屋門口正前方百年夜合花 夜合花
甘鐘兔珍阿嬤與玲珠老師  豬殃殃

  甘家以前的田地現已變成各階段莘莘學子校園,其中員崠國小為甘家於昭和十年(西元1934)提供土地建有山神社,供俸天香山神的神社遺址在小學校園後操場,現只存水泥圍欄,水泥座及石燈等古物,台灣光復後去日效應之下,神社房舍拆除後另置放國父 孫中山先生銅像,從燈座上刻留的甘木生、甘必基等字跡可印證神社與甘家淵源,拆除下來的神社建材石塊也有序的平鋪於操場相思樹底,石頭古物在天地自然中存放歷經風霜。神社基座旁的南洋杉高挺參天,鐵刀木壯闊,油桐樹也見證了歲月,樹身寬需兩人合抱才繞的起來。

南洋杉高挺參天 油桐樹也見證了歲月,樹身寬大
神社遺址 基座上刻有甘木生字樣

  南清公路上的福德祠,前方有兩、三棵樹圍超過 300 公分以上大樟樹,人們認為樹有樹神,衍生出敬神的土地公,成為里民的精神寄託所在。福德祠後方山崗坡地以樟樹、相思樹、魯花樹、山埔姜、粗糠柴等組成的次生林,附生於樟樹樹幹上的蕨類眾多,槲蕨、抱樹石葦、伏石蕨等蕨類,顯示出此地環境潮溼又帶有陽光。

福德祠前有大樟樹 許多蕨類著生於樟樹樹幹 抱樹石葦嫩芽

  早期員崠里灌溉田地之水源來自甘家大埤池塘,又稱為山中湖,年代更替物換星移,甘家大埤現已轉手建商,目前正大興土木建築小木屋、環湖步道,周邊種植許多熱帶景觀植物,麵包樹、山欖、仙人掌、肉桂、花生草等,開發中建地週遭留有幾處畸零地,從種植的油菜花、蕃薯畦、蘿蔔以及各種時蔬等可見。

  次生林內可看出日治時期遺留下來的經濟樹種相思樹,棕櫚科的山棕數量很多,植株欉立熟果纍纍,提供台灣藍鵲、樹鵲、白頭翁等鳥類取食與休憩最佳選擇,盤旋於空中的大冠鷲不時傳來呼喲、呼喲的招呼聲;而蔓、武靴藤、蔓澤蘭等林下爬藤以及草本的棕葉狗尾草、鼠麴草、大花咸豐草等,還有水金京、沙朴、菲律賓榕以及台灣山桂花、台灣天仙果和湖邊許多水柳等全都是各種蝶類寄主植物與蜜源,待季節更迭,不難觀賞到彩蝶翩翩之景象。

  水岸邊許多印度棗可能是先前種植遺留下來的,萬桃花家族興旺,水生植物有傘莎、大安水蓑衣、布袋蓮等,富含水草的溼地也引來小白鷺的青睞。

正大興土木的山中大湖
台灣天仙果  台灣鱗球花 吸食野桐蜜液的赤星瓢蟲與螞蟻
牧地狼尾草 姬紅蛺蝶 黃窗鹿子蛾
  鄰近大埤邊坡處有一塊白雞油純林,樹幹表皮現出昆蟲啃咬過之舊痕,估計仰賴這片光臘樹生活的獨角仙數量應該不少,林邊披掛著長序木通科花序正含苞,雞屎藤適應良好葉片寬大,牛奶榕隱果正成熟,地表面有金錢薄荷,這裡的林相豐富多元,如能保持完整、減少人為干擾,圍繞大湖旁邊汽車道改成腳踏車道,自然資源定能長久永續利用。

白雞油純林 

金錢薄荷

牛奶榕 獨行菜 長序木通

項目符號

荒野花絮

竹東圳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