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朱振德(中國樹蟾)、黃俊仁(玉山圓柏)

 文:李伊仙(頭烏線) / 2016-08/27~28

        

他們說好了,要一起變老!?  

如果你以為,現在要說的是一個淒美動人的愛情故事?那就大錯特錯了!

其實,這是我們護蛙班畢旅的一個亮點--「桃米流籠」。

如蜻蜓點水般地飛越池塘,體驗先民渡河的古早工具。大家玩得不亦樂乎,彷彿都只有五歲。早期的漁池五城缺糧必須要到埔里買米,挑米經過此坑谷而取名為「挑」米坑。光復後因戶籍普查調整,筆誤而改為「桃」米坑。921震災後積極社區營造,由於生態資源豐富,生態教育也極為成功,故名為「桃米生態村」。

「快看!青蛙也來挑米呢!

在桃米,你可以與台灣三分之二的蛙類相遇。

不論是路旁的裝置藝術或郵筒、住家的擺設、迎面走過來的人所穿的衣服圖案,還是池塘裡,都看得到可愛的「青蛙」;令人印象深刻。

除了大飽眼福,我們也大飽了口福。

「麻竹筍」是桃米很重要的名產,因此我們特製了「金瓜筍粿」。

黃澄澄的南瓜包裹著筍丁和香菇丁;再墊上月桃葉送入蒸籠蒸煮。很快地就香味四溢、艷驚四座。嚐起來更是清甜可口、唇齒留香;教人難以忘懷這等好滋味以及DIY的新鮮趣味。

如果以為吃飽喝足可以睡個午覺了! ? 那你又猜錯了!

學長姐們為我們精心設計了兩個別具意義的活動,絕對不像看上去那麼簡單。

在暨南大學寧靜的一隅,山茶花學姐以輕柔嗓音引領我們做身體掃描的練習。

保持清醒掃描身體,在當下切切實實地接納自己。無須改變、無須動念。學習自己跟自己相處,靜靜地。

然後,就不會無端地緊張或是焦慮與恐懼;進而瞭解自己。喜歡跟自己相處。

在學會善待自己的方式之後,還要懂得善待他人。

於是,大山木東和寒天居士兩位學長教我們玩「人體照相機」的遊戲。

首先,我們要練習幫「盲人過馬路」!? 不是啦! 是輪流當照相機和主人。

主人要帶著相機去旅行,找到迷人的風景時,要按下快門(相機的肩膀)。此時的相機才能睜開雙眼把眼前的景物顯影(畫在紙上)。全程不能開口,連拍三張後換手。

最後,大家再一起分享彼此當主人和相機的感受。聊聊從自己的眼光出發所得到的結果和別人真正想要的有什麼樣的不同。很明顯的,細膩的人就比較能抓住對方的想法;粗線條的人表現得就讓人啼笑皆非,惹得大夥哄堂大笑。

結果沒有高下優劣之分,可以透過遊戲調整和練習自己和別人的差異;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十分有意思。

我們是快樂、快樂的護蛙班!此行的重頭戲,自然是蓮華池夜觀啦!

聽到夜觀,我馬上嚇得皮皮銼......

因為,小的時候,大人都說「晚上出去會有壞人、會有鬼!」

後來,學長姐說「有蛙就有蛇。這是食物鍊。」

天啊!這趟蛙調難道是「試膽大會」嗎?

好在,帶領我們蛙調的莊銘豐老師對待所有的生物都相當的溫和。

看到青蛇的時候,他說「請大家一定要摸摸看!恐懼都是來自於不了解。」

看到黑眶蟾蜍的時候,他說「請大家一定要摸摸看!感受一下蟾蜍的皮膚。」

看到面天樹蛙的時候,他說「請大家一定要聞聞看!既然都來了,體驗看看。」

聽到腹斑蛙此起彼落地叫著「給、給、給」,他學牠們,很兇地叫「給、給!

沒想到,牠們竟然無視老師而跳遠;邊跳邊叫「給給給」

清楚地讓大家都感受到牠們的聲調變了,好像在說「我們不用理他,聊自己吧!」超爆笑的!

雖然老師覺得有點悶,但是我們都笑得很開心。笑開了,心也鬆了,一切都好了。   

這個夜晚,我們總共認識了......

澤蛙 布氏樹蛙
 斯文豪氏赤蛙 褐樹蛙
面天樹蛙 黑眶蟾蜍
青蛇 台灣葉鼻蝠
黑蒙西氏小雨蛙 大明星--豎琴蛙

有了第一次親密的接觸,我對夜觀和青蛙不再那麼害怕了!

反而有一點點的喜歡。

經過兩天一夜的體驗,不論是知識還是友誼,相信大家都是收穫滿滿。

不僅明白青蛙和蟾蜍的大小事,還順利地跟牠們做朋友。甚至學會去欣賞牠們的可愛。

瞭解到生物多樣性的重要以及棲地守護、生態保育真是刻不容緩的事;還需要我們齊心去努力實行。

最後,非常感謝為我們介紹蓮華池環境和國寶級菱形奴草的兩位解說老師。

為我們導覽台灣特有生物保育中心裡外走透透的兩位解說老師。
為我們啟蒙兩棲動物之路的莊銘豐老師和所有勞心勞力的輔導員們。
荒野護蛙調查團隊有你們一路相隨相伴,真好!感謝大家!
  棲地守護 梭德氏赤蛙棲地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