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偉文/ 2006-12-15

 

系列演講-3.jpg  原本就像一般的慶祝晚會,有頒獎,有表演節目,大伙搞笑嬉鬧成一團,接著從播放一年活動的回顧投影片檔案,氣氛開始有點轉變了,之後,新竹分會長劉月梅老師上台感謝這一年來荒野新竹分會的志工們的努力,就在此時,會場入口處有一群人簇擁著進來了一對『神秘佳賓』。原來在大家毫不知情下,幾位幹部專程到關西鄉下,把月梅老師的父母親給請到周年慶的會場。

  我看除了月梅老師當場淚如雨下之外,全場的伙伴都紅了眼眶,因為我們實在很難表達對月梅老師的感謝與感動。正如台灣環境運動史上最資深的前輩黃文淵伙伴形容的:「只有親眼看見月梅她一手抱著小孩,一邊開車趕場,又要一邊翻筆記,脖子夾著電話處理會務,下車時再背個書包,加上奶瓶水罐,有時還扛一大鍋親手料理的豬腳麵線來慰勞大家,這時任誰都要佩服,她真正是個平凡中偉大的三頭六臂的女人。」

  

身兼三職總是身先士卒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成立時,月梅老師剛生第三個小孩,身為客家媳婦,雖然也是新竹女中紅牌的生物老師,但是家事還是得親自操勞,新竹分會剛成立,事情也多得難以想像,她除了必須一人獨立培訓出第一批的志工之外,還有繁瑣的行政會務,複雜的地方環境議題得處理,經常她得帶著襁褓中的孩子與伙伴們一起開會,一起上山下海作訓練與調查。

  如今孩子也上小學了,許多老伙伴看到都會逗他說:「小時候你曾把我的衣服尿濕了!」的確,我親眼看到好多次,當月梅老師在主持會議或雙手忙著教學示範時,她那剛出生的小BABY就由伙伴們大家輪流抱,她的孩子可以說是在大家的懷抱中長大的。

  因為我們都知道月梅老師身兼三職的辛苦,雖然她從來沒有抱怨過,永遠都是身先士卒,以無窮盡的熱情來感召著伙伴一起做志工,但是大伙也都知道一個客家媳婦在工作之餘的假日幾乎都在荒野當志工,一定必須面對家庭及長輩的壓力,這也是利用新竹分會周年慶時,大家把月梅的長輩請到會場,讓大家代表台灣及台灣未來的孩子們對他們全家的感謝之意。

每個孩子都是資優生

  月梅老師在新竹女中任教,經常帶領資優班的學生,她指導學生參加的全國科學展覽比賽也屢屢得獎。今年有一位伙伴的女兒也考進新竹女中,很訝異地跟媽媽說:「想不到月梅老師在學校是那麼受到學生們的愛戴與崇拜!」哈,或許這個小朋友從小跟著媽媽在月梅老師身邊打轉,太熟悉了,所以覺得很平常,一到學校才發現月梅老師這樣的熱忱與生動活潑的教學方式,是非常難得與稀罕的。

  我曾看到她在跟荒野的自然解說志工示範時,一下子表演沙坑中的蟻獅如何捕捉螞蟻,一下子又飾演暴龍在抓獵物時的爆發力,上她的課會覺得時間過得很快,每堂課她似乎沒有塞一大堆資料給你,但是無形中你就會有所領悟。她在學校上課時也不會給學生壓力,她總是想盡辦法讓學生試著自己思考,激發學生求知的慾望。對於一般人眼中的標準答案,她也會鼓勵學生以不同角度不同觀點來重新描述,因此,她的生物課已經不只是生物課,簡直可以說是人生哲學了!

  我羨慕的對月梅老師說:「你能教到資優班,所謂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一樂也!」想不到月梅老師卻這麼回答:「我覺得每個學生都是資優生,只要我們有耐心好好帶領他們,啟發她們的潛能,激起他們求知的慾望,人人都可以是資優生!」

  

保護罕見的食蟲植物

  也是因為月梅老師指導學生做的某次專題研究,開啟了她與荒野的因緣。

  民國75年她帶著學生調查食蟲植物,進而發現在竹北的一處山谷還有極少量台灣本土特有的食蟲植物『長葉茅膏菜』,因為關心這瀕臨絕種的植物,所以荒野保護協會在民國84年成立後她立刻就加入荒野,並且在民國86年成立新竹分會担任分會長至今。

  我們所想像的植物,大都是綠色植物,可以行光合作用,通常扮演生產者,也就是被其他生物吃的角色,但是世界真是奇妙,食蟲植物就是有特殊構造可以誘捕,消化昆蟲,也就是吃葷的,通常長在土壤養份比較貧療的酸性沙質土壤或濕地堙C

  新竹分會成立後,我們就正式接受竹北市政府的委託,長期管理這片瀕臨絕種的本土食蟲植物的原生棲息地,這九年來,每個星期都有荒野的志工們去挖土,人手一棵棵摘除強勢的外來植物,並且作標記與記錄研究。

  記得有一年,我帶著電子媒體的記者去拍攝這個棲地,看著十來位伙伴幾近趴在地上的在烈日下工作,這其中有好多位是在科學園區或工研院上班的博士。記者在回程路上很好奇地問我:「這麼枯燥單調的工作,如何能讓這麼多志工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奉獻呢?」 

不求名利只求自我實現

  其實這些年來,我在各種不同場合也不斷被詢問到這個問題。在荒野堙A像月梅老師這樣的人,對社會已付出遠遠超過他們該盡的公民責任,甚至竭盡所能,犠牲自己的物質享樂,乃至賺更多錢的機會,在各個地方,流汗付出,不求名也沒有利,卻能持續奉獻,我想,這除了是個人生命價值生命意義的自我實現之外,還有的就是那一份對於萬物生命的同情與悲憫,以及期盼未來世代仍能享有好環境的一種分享之心。

  當然,伙伴之間彼此温暖的互相鼓舞打氣,也是很重要的原因吧?!

  我常會覺得,我們個人的力量或許微弱,就像一支燭火的光量很有限,但是一棒接一棒,一支點燃一支,我們相信這種温柔的力量會綿延下去滙聚成洪流。

  或許,我們在其他人眼中是個傻瓜,但是我們雖然傻,卻活得興高采烈!

93年新竹分會七週年慶與台北總會的四位夥伴合影 94年新竹分會八週年慶會後合影
2006年暑期教師「綠竹工作坊」研習,與偉文李市長及參與工作的夥伴們
95年新竹分會九週年慶時致詞 93年與食蟲植物組夥伴合影

荒野遊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