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登於聯合報 95.11.26

文:林國香/圖:江長芳

  咱家有個四處散播歡樂的「微笑先生」,不論男女老少、小狗小貓都會被他的磁力吸引。也因他開朗的個性,我們一家在全然陌生的美國生活了一年,才能留下許多美麗的回憶。

  有一次在超市結帳時,女收銀員原本機械性地算帳,瞥見角落一個落單的禮盒,問是不是我們的?先生促狹地說:「不是,也許是有人送妳的神秘禮物。」收銀員仰頭哈哈大笑,排隊等著結帳的人也笑了。直到我們要離去,她臉上始終甜蜜蜜的。我想,她一整天可能都會有好心情。

  前年九月,適逢美國驚恐的九一一事件滿四周年,關閉四年的自由女神像得以開放,我們在嚴密戒慎中接受安檢朝聖。

  買參觀票時,先生愉悅地和售票員打招呼,在外圍等候的我,竟聽到售票員朗朗的笑聲,隨後看到先生手中多了四張贈送票,憑票可直達最高層的女神頭部,參觀其艱辛製作的過程。哇,太棒了!我和女兒大聲歡呼。

  在美國時,我們的左右鄰居,分別是泰國人和敘利亞人,他們當了多年鄰居,彼此卻不熟識。

  先生主動拜訪,和他們一見如故,八十多歲的泰國老先生,還送一大籃水果歡迎我們,日後總和先生聊個不停。

  而那胖墩墩的敘利亞婆婆,每一次和先生見面就開懷大笑,可愛的笑聲響徹雲霄,也送來味道獨特的中東糖果。他們都告訴我:「妳先生和善又有趣。」

  即使走在路上,他常對路過的人點頭微笑,有時還會說:「嗨!早!」有一回到十八尖山,走著走著,迎面而來的婦女,突然和先生興奮地「相見歡」,還彼此揮手大聲道別。

  我低聲問先生:「那是誰?」先生說:「我不認識。」天啊!不認識!我忍不住狂笑,他也跟著笑,可能是先生又笑嘻嘻的招呼人,別人被他的「真誠」打動,當下撤除陌生的藩籬,瞬間擦出溫馨火。相信那些路人甲、路人乙,也會想破頭:「咦,我和他認識嗎?在哪裡見過嗎?」

  先生平常就算再累,仍有一雙不笑時也似乎在笑的眼睛,只要看到會「動」的生物,嘴角就自然上揚,加上反應快,字字珠璣,所到之處總如春風拂過,笑聲不斷。

  他下班後,如果晚了許久才到家,一定是一路與人愉快交談;他到樓下倒垃圾,也總要走走停停,好一段時間才回得了家。也常有容易認生的小嬰兒,看他伸出雙手,竟定定地望著他,或投入他的懷抱,讓孩子的媽都稱奇。

  最天才的是,碰到路上的流浪小狗小貓,他一樣頷首「打招呼」。我對他「民胞物與」的情操歎為觀止;就連打一隻蚊子、蒼蠅,他都要先唱歌給牠們聽才下手。

  女兒常常問:「爸爸和洗衣店老闆認識嗎?和便利商店的人認識嗎?為甚麼拿衣服、買東西,都可以聊那麼久?那麼高興?」後來,她知道爸爸一開始和別人四目交接時,就已把對方當朋友了,也往往成了真正的朋友。

  然而,他並不是個有很多時間的「閒人」,可以如此優游面對生活;他的工作忙碌,還時常進修、參與很多公益團體,睡眠時間少之又少,但仍精神奕奕的,以愉悅的心情過每一天。

  先生多年前調離台北時,一個女同事淚光閃閃地說:「你把春天帶走了。」

  他在美國進修一年,告別時,有一個協助我們搬家的朋友,竟緊緊擁抱先生:「以後一定要來西雅圖找我。」說著,眼眶都紅了。一向陽光型的先生也不禁動容,一旁的我則悄悄忍住眼淚,感動啊!

  我知道大家都愛他,希望曾受他春風吹拂過的人,也能和他一樣散播陽光、散播熱情,就算全世界都下著雨,心房卻是朗朗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