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志工不支酬勞,但荒野的活動卻要收費!

文:海茄苳 / 2017-01-13

這個問題其實一直困擾理的承受壓力相對的大很多,若不趕快調整,恐怕會產生自我矛盾著我們,不論是新的志工,還是老的夥伴,只是老夥伴久了,比較無所謂,但對新進夥伴來說確實心甚至走不下去。

先提供一個我自己最近遇到的狀況,去(2016)年有一位很用心的實小老師,看到國語課本上有一課「螃蟹過馬路」,於是想安排班上學生來一場「幫青蛙過馬路」活動,可是上網一看,分會所有活動已經都額滿,私下找我可不可以幫忙,我告訴他週六日,礙於場地及服務人力無法增加,但若非假日可以配合我可以協助,於是我們敲定107日,然後討論到活動申請及費用問題,我也坦白告訴他,荒野戶外活動是要收費的,他也提到「幫青蛙過馬路」是免費的如何向家長說明收費問題,我告訴他任何活動都有活動成本,只是幫青蛙過馬路活動,有政府或公司補助,所以這九場活動分會不得向民眾收費,但10/7的活動是額外增加的,我需申請志工支援,雖然荒野志工不支酬勞,但希望家長在經濟許可下交一點錢,維護協會運作,我請分會開捐款收據給班級,最後每位參加者100元,共交分會4千元。

一般民眾把NGO當成類政府機構,總以為我們有獲得政府補助,但其實荒野並沒有接受政府固定預算資助,某些專案是政府經評估後認為荒野較適合,而專案費用也適用在專案執行上。諸如,房租、水電、人事行政費用等,協會必須由活動收入,捐款收入去勻支,才能維持整個組織運作的順暢,所以我認為收取合理的活動費用是必須的。

就好像捐血者是不領報酬的,但接受輸血還是要收費,畢竟從捐血到輸血之間有很多管理費用,才能確保「血」的新鮮與安全。

另外就民眾的角度,民眾為什麼要申請(參加)活動,如果認為這樣的活動有助於學習教育,那麼付一點費用也是值得的。

有一次到苗栗參加會議,遇到在觀樹基金會上班的分會早期解說夥伴,有意無意的抱怨,因為NGO團體的活動費用太低,造成他們的活動壓力(生存壓力),我說政府辦了一堆免費活動,我們的活動也很難推。

有時我也會遇到一些熱心朋友,期望支援免費活動,原則上我一個人可以處理的,就當朋友的活動,但若要其他夥伴支援才能進行的,我一定要求向協會申請,並請他支付費用。

民眾比價的心態及期望免費服務的心態,我們很難去一一說服,我只能告訴我自己,第一我自己不應該因為執行任何荒野勤務而賺錢,第二協會的專職秘書支領合理薪資,第三協會的幹部不會因為擔任幹部而獲得不當報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