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背秋-幼蟲.jpg (24250 個位元組)

螢火蟲幼蟲

  經過前二個季節的努力﹐秋天是屬於豐收的季節﹐花朵淍謝後的果實漸漸成熟﹐昆蟲們在為著生命的延續而做準備。在秋天我們也有發現螢火蟲成蟲﹐但和春天的種類不同﹐牠是個戴著頭盔的武士----橙螢。

橙螢.jpg (39015 個位元組)

橙螢

 

大山背觀察札記    古進欽

a1.jpg (63075 個位元組)

月桃

a2.jpg (47275 個位元組)

螃蟹

a3.jpg (50320 個位元組)

野菰

大山背小瀑布10/10/97 15:00~22:30

早上細雨,下午陰天,氣溫約23

下了一早上的細雨,將空氣中的塵埃洗滌乾淨,下午三點半在橫山火車站接臺北的荒野伙伴之前,和姥姥、壽一先到大山背走走。雨後的山徑顯得格外青翠,幾株油桐花猶自盛開,隱藏幾許大自然求生存的奧祕[1],空氣中的水氣在剛過中秋季節裡,令人十分清涼舒爽,忍不住想下車走走,慢慢享受芬多精融在水氣中濕冷芬芳的感覺。

Image42.gif (108083 個位元組)到了小瀑布的宿舍一帶,一陣陣野薑花香,迎面襲來,淡雅清幽,捨不得再往前行,一對夫婦割取了不少野薑花,雖然許多行為因立場及觀點的不同,很難評論是非,只是以主觀的感覺,我還是希望它留在大自然。

 

Image43.gif (16989 個位元組)沿著路邊小徑漫步而上,月桃累累的果實已由綠黃轉為朱紅,有些果皮已裂,露出黑色的種子,臺灣杉林蔭下的草叢,停棲不少蛇目蝶,在公路與山坡間的隱蔽谷地,開滿一大片野薑花,緊密的排成好長的白色花籬,從公路望來被濃密的樹木及灌叢所遮掩,且由於溪水與陡坡的障礙,免於被人據為私有,雖然公路旁的野薑花已被採得支離破碎,空氣中仍然傳來陣陣幽香,令人心醉。

Image44.gif (100668 個位元組)Image45.gif (98598 個位元組)

接了臺北的荒野伙伴,重回大山背,將車停在小瀑布附近,溪流裡佈滿成千無數的盤古蟾蜍的蝌蚪,這些蝌蚪在十天前還是黑珍珠項鍊般,長串的掛在石頭上,隨著水流飄動。大伙兒漫步沿著往已廢棄的豐鄉國小的山徑前進,剛過小橋轉入山徑不遠,就看到難得一見的野菰,天色已暗,也沒帶相機,想改天再來拍攝,希望它還在。炳兄介紹我們吃水冬瓜,甜甜的相當入口,路上也看到一種黑黃相間的毛毛蟲將一種草本植物吃得殘缺不堪,只要找到相同的植物,就可以看到相同的蟲,我不知道這是什麼蝶或蛾的幼蟲,也不認識被吃植物的名稱,他們之間應是相當特定的食蟲與食草的關係。臺北荒野有一票行動緩慢的娘子軍,據說200公尺可以走兩個鐘頭,她們看植物的方式稱之為「巷戰」,即不放過走過的一草一木,自得其樂於逐一攻破的草木城池中。天色漸暗,子強與德宗送臺北伙伴去大平國小紮營,明日他們另有活動。姥姥、壽一、鋕煌、鋕興與我留在大山背,想看看日前的螢火蟲幼蟲是否已變成蟲。

我們在公路旁煮水泡麵,靜待黑夜的第一盞螢光升起,我抽空到溪谷探視,梭德氏赤蛙幾乎一石一蛙佈滿河床,聽不到牠們的鳴聲,因為現在已不是繁殖季節。不久,咫尺的對面山壁隱約螢火閃爍,大伙兒興奮異常,確知今晚會有螢火蟲可看,餐罷,大伙沿著常來的豐鄉小徑作夜間巡禮,享受過四月及八月滿天星斗的螢火禮讚,我們奢侈的期待盛況重現,可惜,事與願違,黑夜寂寂,豐鄉小徑舉目望去,非但如聖誕夜萬燈閃爍的螢火盛況不見,甚至一兩流螢而不可得,再仔細搜尋,終於還是在灌叢中見到不甚明亮的螢火,似乎停著不移動,因此大家猜測是幼蟲,由於都在灌叢深處,不易近觀,無法驗證判斷是否正確,好不容易路旁單獨一盞微弱的螢火閃爍,燈光到處,居然是一隻褐黃色翅膀,頭頂還戴著透明頭盔的成蟲[2],與四月份紅頭黑翅的螢火蟲顯然不同[3],具有兩節發光器,確定是一隻雄螢,大自然的一切,還是親身體驗,眼見為憑最真,想當然爾的猜測,往往離譜的遠離事實。

Image46.gif (56534 個位元組)殷鑑不遠,我們又妄加判斷,四月份的螢火頻率較快,光色偏青白,活動於位置低的草叢,八月份的螢火頻率較慢,光色偏黃,活動於位置高的樹梢,今夜的螢火,光色雖青白但較微弱,因此大膽的推論,每個季節有不同種類的螢火蟲輪流在此當家作主,今夜,豐鄉小徑將屬於具透明頭盔及褐黃翅膀的螢火蟲的舞臺。不久,一盞如天狼星光芒般的螢火從灌叢升起,動搖了才剛出爐的結論,想把牠抓下確定牠是何方神聖,但是牠已快速的升到樹梢,一時心急,拿起手電筒對著牠照,想看個明白,不料牠卻像飛機失速般,轉了一兩圈後直墜而下,霎時,心頭有犯規的感覺。姥姥快手一抄,抓在手中仔細看,卻是紅頭黑翅的螢火蟲[3],與四月份那滿天星斗的種類相同,觀察完放牠自由後,牠猶自如醉酒般,搖搖晃晃,好一陣子才恢復正常,這也驗證了光線對牠們的干擾,當摩拖車隊、汽車在牠們的繁殖季節呼嘯而過,身後是否如流星雨般,紛紛隕落?

Image47.gif (47103 個位元組)來到上次夜採見到螢火蟲幼蟲的小水溝,幼蟲都還在水溝中隱隱發光,似乎在暗笑我們這群自以為是的人們。大自然有無限的可能,惟有完全解放僵化的思考模式,才有可能真正認識大自然,融入大自然。

說明

[1]油桐花在四五月間滿山盛開,隨後大量飄零,少數會在盛開的花期後陸續開花,陳仁昭教授說,同一種植物不在同一時期開花,是植物分攤風險,求生存的方法之一,這也是經濟學上「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中」的具體實踐。

[2]與大窗螢、透翅短角窗螢同樣具有透明頭盔,我私下稱牠「黃翅窗螢」,後來根據特有生物保育中心出版,何健鎔著「黑暗中的小燈籠─螢火蟲」,確知不是窗螢屬,而是薄翅螢屬的「橙螢」。

[3]根據特有生物保育中心出版,何健鎔著「黑暗中的小燈籠─螢火蟲」,確知是螢屬的「黑翅螢」。